您现在的位置:

炒南瓜的家常做法 >> 正文 >

一个看不见的世界|一个看不见的世界散文

2016-03-16 14:01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什么

【 liuxue86.com - 心情散文 】

  声音很轻、很静。昏暗的光线在空间里穿梭,风搅动着窗帘泛起微波,阳光洒下片片斑驳。我看着镜中的自己,他也看着我,是多么的熟悉,在这岁月妖娆的年代,我一如既往的执着笔写下那纷飞的故事,在时光中渐行渐远却又刻骨铭心的记忆,盈绕指尖。

  我看着我,思考着,我要找寻的是什么?想要找寻曾经的我,不,我想不是,或许是想找寻和我一般曾经历过的人,相似的世界,一个人的世界,被孤立的世界、

  这不是矫情,也绝非虚构,我只是想要描述似我非我的世界,以此献给和我一般的人。

  五月的天,已经有了盛夏的炙热。烈日当空,无情的扫射大地,热浪笼罩着周身,你犹如被放置在一个巨大的桑拿房中,似乎只要你一动,身边中的水分便蒸发一空,成为一具干瘪的尸体。

  你竭力的睁着因困倦不堪而微睁的双眼,斜倚着墙,是头颅呈45°角盯着,不断“呼呼”转着的吊扇,即便它已经开到了最大档,三页扇片在高速的旋转,你的双眼早已无法寻到它的轨迹,可你依旧还是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凉爽。

  你无力的转动眼球,瞳孔在不断经过一张一弛的伸缩适应之后,视线透过强烈而又明亮的太阳光线,看到操场上,依旧有为数不少的男生,依旧打着篮球。在短暂的窥视之后,你快速的将视线收拢,闭上了双眼。光线是如此的炙热,以至于你眼球中的晶状体的水几乎干涸,火在水中蔓延。

  你不由的在意于那些依旧打着篮球的那些男生,很不解。即便曾几何时,你也如他们一般,在如此骄阳似火的日子里,在操场上挥洒着汗水,周围充满着同伴的欢声笑语,有着女生热切注视的目光和她们浅笑盈盈所递给你的水,更有着你所享受的在运动之后用碳酸饮料浇灌头顶,大量的二氧化碳混合着白色泡沫发出“滋滋”的声响。直到现在,你回想起曾经,也总是流露出一些痴迷于眷恋、神往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你开始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在校园里乱逛,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,一个人作业,一个人玩耍。你无奈的撇撇嘴,任凭,在不经意间勾起的思绪,简单而又轻易的反客为主,回望。

  你坐在车中,车行驶的很缓慢,开开停停的,你不耐烦了,打开了车窗,看着车窗外,人们的面容,却什么都看不清,人来人往的人流,熙熙攘攘的人海,不断交流着,谈笑着的人们经过你的车窗前。喧嚣的世界,各种声音混合着空气肆意的窜入你的耳中,好烦。你看着,听着,莫不觉得这是一种天大的治疗癫痫最好的偏方讽刺,天旋地转,在记忆中支离破碎的话语,又再一次出现在了你的脑海中,“对陌生人显得极为冷淡,负面情绪浓重,但内心深处其实非常期待和他人关系亲密”“万年冰山”“装B”、“耍酷”、“欠揍,早就看你不爽了”“自以为是的;垃圾”“帅哥。美男”“一个孤独的人”……一切像潮水一般涌来,将你淹没其中,你无力的挣扎着,依旧避免不了下沉的结局,在你身边漂浮着一个个长着丑陋不堪的嘴脸,有着各种夸张到极致阴险的笑容,说着晦暝难懂的辱骂,用鄙夷的目光丝毫不遮掩的双眼瞪着的生物。你沉入了水面,怎样都无济于事,只发生了一声低沉不甘的呐喊,久久回荡后消散。

  从不堪的记忆中醒来,全身迸发着冷汗,手指僵直,呈现出溺水时,拼命高举双手垂死挣扎的身姿。

  你生活在校园里,每一天都是煎熬,语言成为了摆设,身边的事物好像是二次元空间中的画面。每一个活着的生物都像是行尸走肉,按部就班,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,在嘈杂、充斥着肆意辱骂的校园中度过。

  你将书越堆越高,将自己埋在书中,不断做题,使你没有时间去想其他,也使你自己没有时间去理睬其他。晚上,醒来,什么声音都没有,一张张的床上躺着一个个躯体,不觉得让你想起医院里太平间和停尸房也是这般。你微微叹了一口气,终于安静了。

  在如此,安静而徜徉的夜晚,你竟几番辗转都难以入睡。你在床铺上睁开着双眼,用手枕着头,直盯盯的看着茫茫的黑夜,似欲眼望穿。思绪飘浮好似在雾中行进,若隐若现,不可捉摸,你又看到了许多画面,清晰地闪现眼前,仿佛在昨日。

  你走进了洗手间,原本在里面谈笑风生的几个男生,看见你的进入,便相互之间眨眼睛,用不屑的目光淡然的看着你,朝你努努嘴,嘴角不由得向上翘,扬起一个带有一丝嘲讽的笑容,那几个男生停止了说笑,闭口不言,对于这种情况,你早已熟视无睹,冷静的你,连目光都不曾在他们身上聚焦,风淡云轻的经过他们身边。

  你坐在教室中,手中捧着书本,一个人静静的看着。教室里的其他角落则三五成群的聚集着许多学生,他们有说有笑的,说到尽兴时更是眉飞色舞,手舞足蹈,还有的,甚至在教室里追逐打闹,上窜下跳,好不欢愉。空气中洋溢着他们欢乐的笑声,而你与这仿佛与世隔绝,在如此喧闹的环境中,依旧不悲不喜的看着你自己的书,一切与你无关。

  体育课上,当你以一个轻巧的转身,一个假动作,骗过对方,一个后撤步,急停,三分线外负度角处,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角度,轻轻地踮起脚尖,干拔,只听见球“哗”的一声穿过球网,三分空心。场外顿时,传来阵阵的女生惊叫声和不断的鼓掌声,而赣州癫痫病治好要多少场内,除了不懈的碎骂声,便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。而当,对方恶意犯规撞开你的防守,以一个走步的形式获得一个打板进球2分。而此时,场内却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不断叫好的声音响彻云霄;当你从对方前锋脚下将球截断,开始带球反攻,很快球过了中场,闪过几个中锋的围追堵截和几下狠命的肘击,此时对方几个后卫也开始跑上前围堵你,情况越来越危急,可你却根本不张望四周,不将球分出去,因为你知道根本没有己方队员回来支援接应你,他们现在不是在漫无目的张望着四周,就便是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被围攻的你,即便是上前来帮忙,也是故意的漏洞百出,“一不小心”将球送到了对方的脚下,让对方进球。你咬了咬牙,目光阴冷而又轻蔑,受了记下对方后卫的肘击和对方的数次脚尖,快而猛烈的踢在你的脚上,或许,是他们被你不要命般的气势所震慑,逐渐放松了围攻,你咬着牙,终于是甩脱了他们的防守,一个人带着球,晃过了最后三名防守队员,以一击凌空抽射洞穿了对方的大门,场内目瞪口呆,鸦雀无声,你也习以为常或是根本不在意,你拿起你的校服,大步离去。

  你被高一、高二、高三的女生谈论、夸赞、表白、送情书、送巧克力的次数多的使你自己都麻木了,只有桌上时不时的出现巧克力,课本中夹着着的情书,不断地被人添加为好友,依旧提醒着你。当然,在这么多女生中肯定有大胆的,于是她们便跑到你的班上去,直接来向你告白,你只看见她们像喃喃自语一般,嘴唇一张一闭,她们的话语你一字都未听进,你所听进且贯穿始终的声响只有一种夸张到极致不屑的笑声,而当他们中其中一位收到了书信,他们便竞相奔走,将消息传与整个学校,他们毫不吝啬的夸赞送来情书的女生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的倾国倾城总之美得不是一个人,无限的贬低给你送情书的女生是多么的难看以及多么的重口味,甚至还肆意的编造你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下,隐藏的一些所谓的鲜为人知的“真相”。

  逐渐的谣言散布至全校,你周围的人纷纷信以为真,离你远去,似乎连对你说句话都是对他们自身的侮辱。从此,你存在于这个喧闹的世界中,而你却寂静无声。但,就像这世俗中的人一般,人都有自身所坚信,你也是如此。你坚信这个校园的人不会这么不堪,不会去相信那些所谓的谣言,都会以事实为依据。

  不过,一切都只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,你忘了人类的愚蠢是深不可测的,绝非在你的预料之内,也忘了三人成虎谣言的力量。不过,很快你便清醒了过来。也许,在你明白的那一刻,你也深深地感受到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的鲁迅在写下《人血馒头》时的那种对世俗市井之民的无奈与痛心,于是你便以一种傲视甚至是以一种蔑视的姿态,嘴角不时的勾起轻蔑的弧度,冷眼旁观,你的杭州治癫痫哪个医院好内心不再泛起波澜,而是以一颗淡漠的心,面对周围的冷嘲热讽。

  茶靡色的天际,阳光已变得温和,不再有那种炙热的感觉。光线在慢慢暗淡,夜幕将要降临,喧哗的声音不断地消减,大街上的人流减少,只留下惺忪的路灯仍自在那里。夜色降临,一片的静谧,月色如水笼罩在你的身上,洒下淡淡银辉,一抹悲凉在蔓延。你对一切浑然未觉,兀自紧闭双眼,拨弄着木吉他,纤白的十指娴熟地宛若在六弦橡皮绳间轻盈舞跃,你不断的加快着十指变幻的频率,琴音不断地交换着,似高似低,浅斟低唱,只听“铮铮两声”响起,世界仿佛失去了声音,只有刚刚的那两声“铮铮”的余音在空气中回荡。琴声戛然而止,六根弦竟在刹那间断了两弦。你面无表情,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世界陷入死寂。良久,你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,打破了一切,是依打来的电话。你接通了电话,轻轻地说了声“喂,依?”但却没有想象中丝毫的回复,听到的只有一丝轻微的抽咽声,许久许久你一直默默地听着,然后便有试探着问:“依,你怎么了?”又过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听着伊因哭泣而哽咽含糊的声音:“枢,他们。她们……枢,你知道么,我心里难受,真的很痛,很痛……”

  你试图说出一些安慰的话语,但一句都未能说出口,你点起了一根烟,深深的抽了几口,呆呆的看着红光在黑暗中闪烁,流年逝水在指间飞逝,你却不曾开口,你沉默了。因为你难以置信。是的,难以置信,伊她,她竟然哭了。她是一个一直笑着的女孩,她不仅能自己快乐,还能带给大家快乐,当你尿急却又不能去的时候,她会一脸诚恳的递给你饮料,叫你忍耐,以毒攻毒就好了;在你生气难过时,又会故意的漏洞百出制造些搞笑的动作,逗你发笑,让你重新开心起来,即便是,当她在雨天公交车站台等车时,被一辆冲上站台的公交车来回碾压了两次,在一侧被车轮碾过的地方,距离心脏,仅只有1厘米不到点的地方,另一侧,修长的腿被压得血肉模糊,参差不齐,刚刚被抢救舒醒过来的她,便安慰着在一旁早已哭泣的不成样子的她的母亲,还笑着说:“妈妈,我没事的。不哭,好么,再苦就难看了。”她还趁她妈妈不注意时,安抚着你,也是笑着对你说:“呵呵,枢,还好啊,我还以为我会成为一个没有胸部的女孩呢,谢天谢地,胸部还在,没被压扁。要不然,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。”你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,只能无奈的撇撇嘴,无可奈何。

  天骤然的下起了倾盆大雨,你抑制不住你的泪水,犹如这骤然下起的倾盆大雨一般,夺眶而出。到底为什么,曾经如此向往美好生活的你们,曾经笑的比阳光还要灿烂的你们,如今却活得这般不堪。你向天呐喊,却没有任何丝毫的回应,雨却越下越大。你发了疯似的狂奔出去,泪水似雨点般的打落在水坑中,发出重庆公立癫痫医院“叮叮咚咚”的声音,点点滴滴,分不清,是雨水,还是泪水。你在家门口的转角处,找到了,紧抱着自己的双腿哭泣的梨花带雨的依。你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,将她抱在怀中。两个人在雨夜中,相拥、哭得撕心裂肺。

  也许,你所希望的世界太过简单美好,而成为了一个美丽的童话,在现实的不屑的冷笑声中,它变得千疮百孔化为了碎片,成为了尘埃,在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,如同你曾经的年华,在历史的尘埃中再也找寻不到,只让你在记忆中苦苦追忆,迷恋于你们曾经留下的,或浅或深的印记。

  你处在的世界,只看得见百分百的黑暗和永远绵长寂寥的黑夜,更有着从宇宙大爆炸到现在21世纪仍在高速旋转的地球,46亿年漫长演变的无声期这般孤寂也难以形容的孤单。在这里,人是被孤立的,一个看不见的世界。

  转眼,高三,十八了、我站在今日,回望昨日,昨日曾经历历在目,恍如一场挥之不去的梦魇,但又令人难以置信,今天的我竟然走出了被孤立,又重新和他们欢身笑语,似乎命运又真的很奇妙。总有一个声音,冥冥中在诉说,把周围的人当做了陌生人,你变成为了陌生人。但,总是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飘忽不定。每个人的人生其实是不一样的,是不完美的,总有这样那样的不顺心,换而言之,不过是,人只要活着,便会有烦恼,相对而言死了便无烦恼了。曾经的我,看待人生时,总是那么的太片面,似乎斑驳就该始于尘埃、就像《冥后的园地》

  从繁重的求生欲望,

  从希望与恐惧解放出来,

  我们以简短的谢辞道谢

  不管它是什么神袛:

  没有生命永远存在,

  没有死者能再起来,

  总是最流乏了的江河

  也总是会安然迂迥入大海。

  【作者:wangqiang】

  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及出国留学网所有,未经授权杜绝转载,违者追究法律责任。

  如果你有好的文章,可以点击,让大家看到你的作品,同时也有稿费可以拿,快来投稿吧!

  

  

  想了解更多心情散文网的资讯,请访问:

© http://ys.nsnmw.com  粤菜菜谱家常菜做法    版权所有